总裁培训

吴晓波最新演讲:2019年,靠“熬”是过不去的

来源:      2019-7-30 16:59:21      点击:

中国的商业进步到今天并没有终结,终结的仅仅是一些旧的模式和周期。这个即将到来的春天可能是完全陌生的春天,是我们一生中从来没有碰到过的春天。

作者:吴晓波


雪莱写过一句诗:如果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


我们在小学的时候就学过这句话,那时候我们觉得熬一熬吧,春天总会来的。

 

今年上半年,总体态势有些扑朔迷离。


我在跟企业界朋友们接触的时候,又开始思考这个问题:如果说现在是冬天的话,春天会不会来?春天一定会来。


但是即将到来的这个春天,是我们熬一熬就能等到的吗?


从今年大年初八开始,我去一个做服装的企业参观,到上个礼拜,我又去了杭州一家做杂货的企业,我甚至干了一件特别“荒唐”的事情——参加了一场淘宝直播。


走访了各行各业的公司后,我有一个感触,这半年来我们看到的变化已经跟过去的经验有很大的差别。


这个即将到来的春天可能是完全陌生的春天,是我们一生中从来没有碰到过的春天。


5年后、10年后,中国经济还会一次次迎来它的春天,万物有代谢,经济有周期。


不同的仅仅是周期在发生新的特征性变化,我们在过去形成的很多能力和认知,在未来都会出现一些完全不同的可能。

 

中国经济经历历史上最让人激动的时期,进入到了焦灼的状态,每一个产业、每一个领域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。这是我们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,用中央的话来讲叫做“新常态”。


— 1 

大趋势

中国商业被什么改变?



1、被互联网改变


信息化革命是过去20年来推动全球改变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。


再过一个半月,是阿里巴巴创业20周年,去年11月11日是腾讯创业20周年,明年的1月20日是百度创业20周年,中国互联网的整个产业经济已经经历了20年的漫长发展。

 

无论你在任何行业,作为中国任何城市的一个市民,在过去20年里,跟信息的关系、跟商品的关系、跟服务的关系,跟金融、跟空间的关系都因为互联网得到了巨大的改变。

 

2、被民营资本改变


读大学的时候,老师跟我们讲过这样一句话:国有企业应该在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支柱性产业中,处于主导地位。


在今天,这句话已经不成立了。因为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支柱性产业,比如信息资讯、电子商务、货物流通、生活服务、移动支付、房地产,这些行业都已经被民营资本控制了。

 

最近有一个产品很火,叫做“学习强国”,很多公务员一天要学习一两个小时,这个产品已经变成中国8000万党员学习的基础设施了,这个基础设施是谁提供的?


是一个叫阿里巴巴的钉钉事业部提供的。

 

在未来,国家层面上的产业规划、资产配置和政策准入需要进行一次全面的思考,今天我们所面临的很多产业领域的困局,就是我们对这个认知的落后所带来的。



3、被新中产改变


前面两个讲的是供给侧的变化,从需求侧角度来说,超过3.5亿的中国新中产阶层正在改变中国商品销售、品牌建设的每一个要素。

 

这也是吴晓波频道这些年一直在推动的一件事情,我们认为今天中国的商品供给已经不再由价格驱动,而是被品质驱动了。


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出现了一批愿意为品质买单的中国新中产阶层。

 

这个景象在现代商业史上,并不是一个独特的中国现象。工业革命以来的一些大国中,当一个国家的中产阶层成为它的消费和就业主力的时候,这个国家的本土商业文明意识就一定会崛起。


1900年代美国和1960年代日本所发生的事情,今天在中国同样发生了。我估计这一轮审美迭代会长达20年,对很多制造者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福利。


 

小困境

2019上半年总结


1、中美贸易摩擦的“心理地震”


从去年7月份到今年7月份,中美两国之间发生了各种各样的贸易摩擦。


今年上半年,中国对美出口同比减少约400亿人民币,美国对华出口同比减少约1400亿人民币,如果只看贸易顺差变化的话,受伤更大的是美国。

 

但是从国民心理来讲,受伤更大的是中国。今天在中国任何一场经济论坛上,“中美贸易”都是绕不开的话题。


当你觉得未来一片暗淡,你敢消费吗?当你认为中国处在全球化充满不确定性的被动环境下,你敢投资吗?这个巨大的心理阴影面积,短时间内不容易走出去。


2、三大制造业灾区


今年的中国制造业有三大灾区都跟“家”有关:家电、家居、家用车,都出现了负增长。


上半年家电行业同比下跌3.2%。不久前我去广东参加第十四届中国家居建材装修博览会,从做瓷砖的到做家居的公司,今年上半年业绩基本上是零增长。


在汽车行业,除了头部几家以外,很多企业的销量变化都是-20%~-30%,这是十年来前所未见的情况。

 

这三个重灾区背后是什么?是一个更庞大的行业,叫做房地产。居民消费的问题,短时间内也不容易解决。


3、文创产业不知所措,现代服务举步维艰


新中产崛起后,大家愿意把时间和生命投入到美好的事物当中,所以文创行业被寄予厚望。


但在今年上半年,文创行业受到了各种各样的限制,不知所措。现在看一部国产好电影都不容易。

 

4、创业低谷,独角兽破发

 

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提出五周年了,今年应该是“双创”以来创业最差的一年。


今年上半年,VC/PE募资总额同比下滑30%,投资总额同比下滑60%,有资金的人找不到好的资产,在创业的人找不到好的投资人,出现了“双向错配”的情况。

 

独角兽屡屡破发,很多股价跌去了60%、70%,甚至80%。


5、农副产品上涨,“猪周期”的恐惧


农副产品价格还在继续上涨,能源的价格也在上涨。


6、政府成为最大投资主体


今年上半年投资和产业持续低迷,但我们还是有6.3%的GDP增速,怎么来的?就是靠政府。

 

上半年地方债发行量2.84万亿,较去年同期翻了一番,还有大规模的超过2.25万亿的土地出让金,加在一起5万多亿,这还只是地方政府部门,不包括中央政府的部委投资。


从现状来看,今年上半年的“冷”,如果用原有的“熬一熬”的方式,恐怕是过不去的。那是不是说中国经济在今天就走到尽头了?我并不这么认为。我们在产业经济层面上,还是能看到很多的可能性。


“很难熬过去”这个观点也不是我一个人的。


今年2月,任正非在北京做汇报的时候说过一句话:“今年的冬天,不再是靠‘熬’能够过去的。


他在汇报中讲,今天中国的经济周期和技术周期进入到了非线性的状态,不是靠原来的逻辑、原来所积累的核心能力就能够持续下去的。


周期仍然存在,但是周期呈现出了新的特征。

 

旧的道路走不下去了,旧的模式无法被复制,所以我们需要重新做选择,需要一些新的可能性。


 

新变局

为何说2019年靠“熬”过不去?


1、外延式的产业周期终结了


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这些变化都是非线性的,甚至都带有终结性。过去三四年来形成的模型,那些非常熟悉的东西,在即将到来的下一个春天将不会出现。

 

2、新的消费认知正在形成


原有的价廉物美的时代结束了,不可能再通过成本优势获得可持续的增长。

 

3、互联网模式创新出现的瓶颈


建立一个新的商业模式,风险资本投入,获得大量的人口红利和用户,再获得大量的资本继续往前跑——这种模式也结束了。


中国商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,需要越来越多的慢功夫。无论是硬科技行业,还是文创行业,一家企业能走多远靠的将是研发能力和内容能力,而不是仅仅靠商业模式的创新。

 

4、全球化竞争格局的突变也是不可逆的,在今年发生了这些非常大的变化


我给大家举例的公司,都是我上半年用脚跑过的公司,有些是必然,有些是偶然。这些必然和偶然给了我们摆脱原有成长路径的一种思考和可能性。


我们未必会去完全拷贝这些公司正在做的尝试,但是他们提供的商业理念,比如个性化内容成为新的流量节点,比如第二曲线的创新,比如新国货给我们带来了种种效应……


这些企业正在进行的活生生的试验告诉我们,中国的商业进步到今天并没有终结,终结的仅仅是一些旧的模式和周期。

 

所以,创新和不断突破,不断迭代、试错、小步快跑,是度过这个产业寒冬的唯一办法。